一匹“奥运马”身价超千万,中国马术运动产业爆发式增长

2019-09-13 22:04:08

来源: 第一财经 ; 编辑:王西西

长期在马背上艰苦训练,让刘同晏额头的皱纹深处,有着黝黑的烈日印记。


下个月,这个来自内蒙古大草原的男人将迎来自己50岁生日。15岁就加入内蒙古马术队的他,在圈内有“马术老炮”的声誉,连续7次参加全运会比赛的记录,更让他成为中国马术界的顶尖高手。


u42903910282308295923fm173app25fJPEG.jpg


在马术圈驰骋35年,刘同晏终于在年过半百之际,等到一份沉甸甸的生日贺礼。


北京时间8月13日,从荷兰法尔肯斯瓦德传来捷报,李振强、刘同晏、李耀锋、张佑领衔的中国马术障碍队在东京奥运会场地障碍团体资格赛中获总成绩第二。身为中国马术队队长,刘同晏骑着自己的战马Chaccato,终于与队友一起,为中国马术赢得宝贵的奥运入场券。


“中国队获得参赛资格,只是漫长征程第一步。”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刘同晏脸上更多是平静,“我们与世界最强的骑手之间还有很大差距。”他所说的差距,不仅是欧美马术文化的悠久历史,也是从双方骑术、马匹到训练设施、理念和手段的差异。


2008年,中国马术队以东道主身份第一次登上奥运会场。在那之前,中国骑手从未参加过奥运,中国也没有任何国际性马术赛事举行。甚至,当时还没有中国骑手能跃过1.6米的奥运级别障碍赛。


如今,中国马术队能进军东京奥运会,可谓历史性跨越。“这也是我人生一次重大的转折。”刘同晏说,在他少年时代,身为内蒙古人,职业上没有太多选择,“所以从事了这个行业。”


他见证了中国骑手的艰难拓荒路。上世纪八十年代,少年刘同晏骑在马背上进行马术表演,那是善骑的内蒙古人常见的职业途径。但现在,他将与优秀的中国骑手一起登上奥运舞台,“可以说,一个骑手的目标,就是能代表国家,在奥运现场升起五星红旗。”


马术运动在中国几乎是从零开始。据国际马术联合会去年2月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马产业的整体产值达95亿元人民币,2019年破百亿规模。


从2008年至2018的十年间,中国马术俱乐部从300余家爆发式增长至1902家。几年前,全国马术爱好者人数在13万人左右。而当下,全国马术参与者已经破百万。马术俱乐部会员中占比第一的是青少年,其次是成人和儿童。百万马术爱好者中,经常参与马术运动的人口占比高达52%,青少年马术爱好者和马术训练学习者则占66%。


10月11日至14日,第九届浪琴表北京国际马术大师赛将在“鸟巢”开赛,与往年不同的是,这场亚洲规模最大的国际马术盛事今年因报名人数过多,不得不采取现场抽签的方式决定参赛者名额。


“这十年,马术在中国的发展确实是快速的。”中国马术协会秘书长钟国伟说,中国骑手突围东京奥运会,不仅让国内骑手看到了更广阔的国际舞台,马产业的市场前景也将更明朗。


市场爆发式壮大


马术在中国走过的崎岖路,刘同晏几乎历历在目。


尽管中国拥有数千年的养马历史,也是世界第二养马大国,但是马术被引入全国体育模式,还是在新中国成立之后。在早期,只有军队和内蒙古马术队这类省级队伍才有骑马项目。


在刘同晏看来,中国现代马术的发展始于表演性质。最早,马术场地障碍更多是娱乐和表演,到了上世纪80年代,中国逐渐开始举办一些赛事,但参赛队伍极少。直到2011年,北京国际马术大师赛第一次在“鸟巢”举行,第一次有商业马术赛事进入中国。


“因为高水平国际马联赛事的引进,中国马术才逐渐走向世界,我们才有更多机会和世界高水平运动员同场竞争。”刘同晏回忆,在早年,他们的训练都是观看录像,隔着屏幕研究,“视频录像没有现场那么清晰,在国际比赛现场,会为中国选手带来更直接的感官认识。”


u34933534724116498221fm173app25fJPEG.jpg


2012年,中国第一次举办青少年马术锦标赛,在青少年和儿童中间掀起马术风潮。十年来,随着国际级别的2星级赛事到5星级赛事进入中国,以及青少年赛事的举办,不同水平和年龄段骑手的马术障碍赛越来越多,令马术产业市场爆发式壮大。


《马术》杂志发布的《2018年中国马术行业发展状况调查报告》显示,中国马术俱乐部的主要会员是女性和青少年,2017年参与调查的1802家俱乐部中,青少年会员数量达49%。


“马术的人群不分男女老幼,也不分性别和年龄,8岁都可以参加马术比赛。”刘同晏说,马术运动可以训练孩子的平衡感、柔韧性,以及坚定信念,“当孩子与马交流、照顾马,会增加他们的责任感,培养独立自主,懂得关怀和宽容。”


“唯一的瓶颈是,越往上走,价格越贵。尤其像我们奥运选手的马匹,价格都在150万欧元左右。这种级别不是一般家庭能负担得起的。没有一个好的赞助,很难维系。”刘同晏说,他的战马由赞助商购买,长期在欧洲训练和比赛的经费,则来自内蒙古马术队。在备战东京奥运会的中国骑手中,最小的张佑年仅18岁,其背后就依靠家庭的支持。


马术商业化与规范化


“中国马术的发展飞速是有目共睹的。”北京国际马术大师赛联合创始人、奥运会四枚金牌获得者鲁德格·比尔鲍姆(Ludger Beerbaum)回忆,2011年是该赛事第一次在“鸟巢”举行。到2018年,据不完全统计,中国主要的马术赛事活动达到了84场。


钟国伟说,过去,马术运动是小众的、远离聚光灯的运动,甚至被误读,产生距离感。随着世界顶尖骑手不断来到中国,马术逐渐被大众熟知。到今年,大师赛参赛人马组合数较2018年增加24%,数字背后是中国马术新人涌现与飞速发展。


今年,预计有近300对来自国内外人马组合参加鸟巢马术大师赛,在7个级别赛事中争夺203万元的总奖金。在此前景下,专业院校、马术俱乐部、马术赛事都催生出一个繁荣的马术产业前景。


数据显示,2011年全国仅有10余家马具店,整个马具产业年销售额约5000万元。但到了2017年,全国50余家马具店的年销售额近3亿元人民币。


“马术运动衍生出来的是一条很长的产业链,不仅有马具,还包括马匹、人才和场地等。”钟国伟说,仅围绕着马匹,就有兽医、饲料、马工、营养师等环节,每个环节都能带来商机。


据刘同晏了解,中国早期的马术俱乐部运营艰难,但随着会员增加,很多俱乐部的盈利能力上升,“马术产业的链条都是绿色无污染的,能养活很多人。在欧洲,很多家族几代人都在从事马术行业。”


u448074559948189244fm173app25fJPEG.jpg


今年,中国马术协会搭建了“马术大数据平台”服务马术产业链。马术爱好者、骑手和业内人士能在平台上快速查询到马术考级、培训、注册赛事的讯息。马匹的状态、赛事成绩、伤病和积分排名信息也清晰呈现,有利于马匹交易。


2016年,国务院印发《全民健身计划(2016-2020年)》,将马术列入积极培育的运动项目。钟国伟认为,尽管政策角度对马术运动有了支持,但中国马术的发展还是处于初级阶段。


“在土地使用的政策上,马术俱乐部还不具备国外的那种推动力。而且中国属于疫区,参赛马的检疫和监管很复杂,欧洲马匹的检疫很难进来,也导致高水平赛事受限。中国队去参加奥运会,只能考虑欧洲的马匹,借助欧洲的力量。”钟国伟说,从专业的兽医、马工、教练,再到俱乐部管理者、裁判、专业马术选手,中国马术面临自下而上的缺失。这种缺失,也是马术运动发展的瓶颈。


人员和场地的不够规范,也是目前马术俱乐部的问题所在,影响马术商业化的发展。


“我们的责任就是让这个行业更趋规范。”钟国伟说,他们之所以搭建“马术大数据平台”,就是要让原本需要从国外收集的专业马术资料、信息,变得更加便捷,让马术产业链上的讯息都有据可查。


对刘同晏而言,他的愿望不仅是能在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上尽力夺得一枚奖牌,更是马术运动未来在中国的普及。


为备战奥运,今年绝大部分时间,几位中国骑手远离家人在欧洲训练。刘同晏每天吸收消化着欧洲的技术和战术,希望以后能把这些技术精华带回中国基础的俱乐部教学中,“让下一代从小就能接受一套正规严格的训练,少走弯路。马术运动才能逐渐规范、专业化。”

标签:马术产业

免责声明

本网站尊重原创作者劳动成果,就本网站稿件一事作如下声明: 一、本网站标明转载文章的出处,并保留转载文章在原刊载媒体上的署名形式和版权声明(如有),但本网站对转载文章的版权归属和权利瑕疵情况不承担核实责任。如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转载的文章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意见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和理由,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采取相应措施。 二、如有文章转载自国内外公开媒体报道,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本网站不对其中包含或引用的信息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对于任何因直接或间接采用、转载本网站提供的信息造成的损失,本网站均不承担责任。如因使用本网站资料而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使用者应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三、凡以任何方式登陆本网站或直接、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声明的约束。 四、本免责声明以及其修改权、更新权及最终解释权均属本网站所有。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速与本网站联系。

© 2014-2015 CCHORSE.COM 京ICP备15048880号-1 保护隐私权  关于我们